軍中的回憶 - 防疫與救災

防疫

軍中是一個非常容易感冒的地方,主要就是沒有足夠的衛生環境與不正常的處理措施.而且有個重點在於

不打勤、不打懶、專打不打眼

我充分體驗到這句話的本質,在變成肺炎的前三天,我感冒要好了,好死不死督察過來問本連有哪些人感冒,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,我以為他只是要調查做研究,我就傻傻站起來,結果,原來是我們這些人沒住隔離寢 要記連長缺失,就這樣莫名其妙害了連長被記缺失,之後排長就把我們召集過去,說我們晚上要去住隔離寢.

我一聽就說:報告排長,我以為只是調查 我感冒要好了ㄟ

(事實上只是謙虛 已經好的差不多了)

然後有一位一直感冒的也說,我也是快要好了.接著就 咳咳咳 擤鼻涕

………………….

排長說:你們都說快要好了,是真的嘛?

後來某人直接跟排長大戰後述,入伍生PK排長,也只有敝連還能全身而退!

晚上,召集要去隔離寢前

排長說:你們就當作幫連長,誰叫你們要害連長被記缺失,去住一天就好真的好了你們隔天就下來

A對我說:ㄟ~ 我們直接去跟連長講說我們快好了,你覺得怎麼樣?

OS:誰跟你快好,你都快好三星期了,從我被你感染到我好你還在快好,我難過時你再快好?幹!

我說:算了吧,當作幫連長一下,忍一下就好.( 2020注:覺得當年自己好傻好天真)

A:是喔,那我要去跟我爸講,叫他去投訴

我:不用這樣吧,連長對我們那麼好,你幹嘛害他?( 2020注:覺得當年自己好傻好天真)

A:我還想去跟我爸講,我不想住那!

2C隔離寢 — 惡靈古堡

我全程口罩,跟進入SARS緊戒區一樣的緊張,由於我們兵器連突然的湧入 結果就是本來還可以一人隔一床,卻變成大家睡在一起,我的左右上下都是病毒,我根本活在T病毒的屋子裡!( 2020注:就像中國的集中隔離房,那鐵定死,因為我就住過那種類似風格的地方)

套用我隔壁一個狀況輕微的說,晚上有燈光看過去,一堆殭屍,整個晚上我幾乎睡不著,到處咳咳咳咳咳咳不停!,回來後四班我後面那個感冒又變嚴重,也是一個從頭到尾都沒好、又發燒.

坦白說倒楣,一堆感冒,然後最誠實的我就去那該死的惡靈古堡( 2020注:這就是囚犯困境,最後我反而是自己被賣掉那個)一群人裝死,這就是預官、高學歷,害得我好像被前後夾攻又要繼續感冒

另一個小插曲

某人B: 排長我可以不去隔離寢嘛

排長 : 不可以

B: 可是我覺得我的生命受到危險,因為那裡並沒有通風良好,而且一堆人 我的感冒會變嚴重

排長 : 你只顧你自己,那其他沒感冒的被感染呢?以後你是排長你的兵這樣反抗你,你要怎麼辦

B: 可是根據blabla法,隔離寢根本對於生病的人沒有用

……………(後面我繞跑 但我回來時場面肅殺 = = 後來B去找連長)

連長 : 我對你們不好嘛?

回答 : 沒有 (事實上 是超好)

連長 : 那怎麼有人投訴我不讓你們去看病呢,你們要作什麼我有不讓你們去嘛(想也知道是哪個白目)( 2020注:回頭想,其實這個B做法才是還有人權概念的想法)

肺炎與台灣醫療

整理那週肺炎日記

我快變成我們這連的傳奇人物了,可以一路衰到尾(事實上已經有人說我是傳奇了 = =||),總之先回到星期日,努力的硬撐到成功嶺之後 我就氣力放盡,醫護所的路上完全靠班長參扶,到了醫護所馬上量測體溫 40.1 ,路途上我開始想:我不能變笨,我要努力想問題.恍惚中,總覺得一堆班長再討論要不要把我直接後送,還是班長帶我去外面看醫生,這兩個選擇其實是有道理的:前者超容易被要求住院;後面比較不用但要花錢,至於我們的連級長官會比較偏好哪個呢?當然是後者比較不會被往上報,他們會希望這樣,但是當時醫官認爲後送才能真正的幫助到我,總之在醫官的建議和我說我沒錢看病(事後來看也是如此 住下來花一萬多),直接後送到中清.當時還一直問我要不要回報給家人,我當時是說不用,反正讓他們知道也只是擔心,我想這步也是讓那些長官們“比較放心”.

中清接手之後,抽血、照X光、量體溫,他們還是說叫我繼續轉到803,因為他們沒有辦法幫我處理,於是就這樣,我又轉送到離成功領更遠的803.醫生拿著X光片看了看 就叫我住下來,開始代號921的四天.

星期天晚上

已經完全忘記怎麼過的,我只記得我的床單,衣服在我第一次降溫的時候全部濕掉,夢中我好像在跑單戰,爬起來,又趴下去。不得不感謝當天的護士和班長,我到醫院都是攤在輪椅上的,連向班長和護士說聲謝謝的力氣都小小的。

星期一

剛起床體溫就開始從38度又往上開始爬,才剛吃完早餐,我馬上就因為全身發抖躺下,總之又是在一個不知不覺間流了一堆汗,溫度終於穩定在37.5左右。不過護士看我都濕了,但又沒帶衣服,因此便先暫時穿手術衣,和把床單都換掉。晚上,精神終於有較好.

終於可以知道班長都在幹嘛,他在當”看護”士。

星期二

這一天,原先兩床的病人都走了,換來了義務役入伍生(比我菜)、和義務役下士入伍生以及他們的看護,也因為他們的到來,讓這間本來應該是病房的,變成幹醮長官大會、討論護士、搞笑、以及各個看護的休息室( 這間的病人最可憐……XD,床都被這些看護睡走) ,本來還打算排安官在門口站哨XDDD,反正這間人那麼多,我老是覺得護士一定覺得,我們這間看護根本都不是看護,此外班長出外洽公完後買了汽球和打氣筒開始折氣球送護士 = =||| ,我這天看了”娘家”一小時.

星期三

這天護士名字是麗雪…是個眼睛很漂亮的護士….可惜脫下口罩,班長就失望了XD,本寢的班長們又把四樓的班長抓過來聊天,在交談的過程中,房佑X(lip你們那梯的啦他知道你,ㄎㄎ 可惜我忘了多問他關於你的受訓情況 呵呵),得知我來自台大數學系,所以就問: 你們是不是有三個北一資優班的我想了一想,回: 你指的是B93?

房: 沒錯,有一個很正,不過我有點忘記名字了

A : 是廖XX 還是 林XX 還是 蔡XX

房(眼睛一亮)答 : 沒錯 就是 林XX

A : 沒機會摟

這天我看了”娘家”兩小時

星期四

這天的護士很冷淡,班長頻頻碰壁

早上,房xx來我們這裡閒話家常,並且講一些他再教教育訓練課程的東西,真的很有意思。出院後,因為已完全取得班長的信任,所以出院後在等轉診車回成功領的六個小時,就都在醫院對面的大潤發逛街、看書。

回到班上的時候,看見我們班的和隔壁班班都聚在一起,當他們看見我的時候,突然有人哀嚎,也有人歡呼說我賺了一瓶飲料….原來他們在賭我什麼時候出院 = =

真是有情有義的同班弟兄阿!

星期五

由於這周開始打鑑測模式的靶,而今天都是測那些不及格的補測,當然我也跟過去練習第一次打不倒30秒把,一開始連長還一直跟我講一堆,很怕我脫靶,所幸,雖然當天感覺準星都亂飄,最後成績還有5/6.另外當天三千我跑了均速4:30 好像是前幾名吧?

營部後勤官

其實後勤官的工作有一項是每日都要填寫的,那就是後勤資訊都要填入某個系統內,但因為後勤車兵戰砲通化糧秣等都要報上數字,即使你在假日也要照樣上系統填寫,所以問題來了,身為義務役假日週休的時候怎麼辦?通常來說後勤官,我個人認為比較適合志願役,主要也是因為後勤資訊有每日更新的必要,同時我也會看見不少兵器存放數量與真實裝備妥善數,還有就是兵器放置地點,只是這個工作蠻枯燥乏味,每日都要做,然後也要連動非常多的人與組織,更重要的是又不如人事官管假跟錢那麼有價值.

就先不論怎麼跑去當到這個位子,至少首當其衝就是後勤官的每日填寫報表要怎麼辦?當年一開始很嫩,很傻的每個都認真問,認真想把真實數字報上去,最後遇到兩個問題,首先是假日沒人問,而我也沒辦法留營填,我也不想留營填.另外一個是資料太真實,本營會被電,裝備妥善率太低,糧秣準備率太低等,所以最後我做了兩件事情,第一就是用程式寫一個假資料產生器,符合大家期待的數字.第二就是找一個義務役很樂意假日留守,平日放假的人幫忙.搭配這兩個措施之後,我就再也不需要煩惱填報數字與假日問題.

救災的見聞錄

整理幾篇以前的心得

交通

看到一堆人幹國軍後勤,想想後勤官真是他馬的難幹,或者說,他馬的幹後勤真的是有功無賞,弄破要賠,不否認以當前後勤水準,如果要打一個動員後備兵上來戰爭的情況下,最多只能撐一個星期,除非我軍有神秘管道 是我這個後勤官不知道又可以戰時出現的.

以一台捍馬車來說,我們偉大的聯勤屏東區四級場居然沒有某二級料件,更重要的是,那個料件每一台悍馬車太約讓他操一個星期的勤務就會掛,這次救災是第一次看見捍馬車的好用之處,災區四處穿梭相當簡易,馬力又強可運送大量物資

糧食

假設在原有兵力情況下,糧食是可以正常供貨沒有問題,但要是有大幅度的兵力調升 那麼糧食短缺問題就會突顯得很明顯,就如這次救災,很多官兵都說吃不飽,就算已經像鄉公所來檔民間動員駕駛的便當,但我們營內的兵有部分還是吃不飽,雖然戰時很多東西是不能勉強拉.

人力

在鄉公所我就是看某些人不太順眼,一直在跟妹妹聊天、打屁、看報紙、貼藥膏、按摩,然後醮我領那麼多便當幹嘛,講他當時官校畢業就中尉時也不會像我這樣blabla,然後某些旅部高官就是在”旅部救災中心” 問我這後勤官我們每天救災進度,晚上就在有冷氣、有電腦的地方打電動,算了、不出來就算了,我實在很不爽連問個後勤修繕問題還只會推不知道,那我們前面忙得要死,你們稍微幫忙一下是會死喔

官阿、官阿!只會動嘴,我自己和醫官下去挖沒每幾下就破皮了…..XD

那天我跟醫官破皮的地方還都一樣,現在想起來真的是 “官阿”,還有為什麼我們要被拖那麼久,還不都是該死的媒體、名嘴、高官、民眾(我指的是某些人),不懂裝懂,又愛別人的小孩死不完.

最後一周大家已經作到快瘋掉了,每天晚上連長就一直再說我快做不下去了,因為每天都只能睡四小時,其他時間就是一直作作作作作,惡劣環境、超時工作、少量休息、不優的伙食,我們應該是來救災不是來打仗的吧?

說到有個從2F摔下來的,如果知道事情內幕應該不會替他講話….. = =

坦白說我一直覺得該連隊管理有問題,因為他們也害我被營長噹,整個黑掉( 2020注:看不懂這段)

爆個掛好了,我們所挖地區有屍體,不過位置敏感我就不說了 因為我們都和諧掉了

馬英九巡迴

無形力量就是馬英九會來鄉公所開記者會,途經所有道路都要用水用力刷洗過,換句話說,早在我們轉進駐地前的三天前早就把工作完成了

剩下來就是一直維持等馬英九和記者們來看

Ps 這點讓大家幹到會問XXX你在總統選舉有沒投給馬英九,被狂幹

還記得我離開最後幾天就是去搶,消防車和灑水車,至於水溝,佳冬鄉台17號道全部都重弄了,就整個打掉掀起來,只是他們沒有大型吸泥車,全部都靠外縣市支援,不知道我們走了之後還有沒有繼續作?

made by PTT jobli

針對巡視的道路,真的就如上篇那樣的圖 都是作軍用沒在做信用的啦,本來也是只能這樣,因為水溝小小又一個人深,不整個打掉重做,根本弄不起來那些土,換句話說就是目前只要颱風再來一個,就是準備全部再回去屏東兩周遊.

其他參考之前寫的心得

8/7左右,想說當兵剩下兩個月,旅部後勤官再GGYY,就跟他嗆下去大不了禁假

8/8大水災,緊急招回,早上回營,下午整點人員裝備(事後證明77真的是垃圾,中華電信永遠是你的好朋友),傍晚出發,半夜到達屏東.半夜跟著部隊長到前線去,最深處水到腰間.台17線全部幹道GG,在中間跟99旅拆分責任區域.

8/9晚上迸出陸戰隊紅色標配制服

應該是8/9 各級指揮中心打開,接管鄉公所,平常我很度爛的旅部後勤官功用 >>>> 公教族群 >>> 慈濟 / 空軍 / 鄉民團 / PTT 救援團 >>> 鄉長 / 總統車隊

理由:

1. 因為現場搶修主要幹道,讓更多民眾可以獲救

2. 現場超級多聲音,每個人都要資源,但要最快速搶救所有人回到基本能自主生存狀態 除了交通,還是交通

3. 要擋下現場所有一堆政治力,一切以目標達成為目標

接下來一個月的救災,我都在悍馬車&鄉公所上度過(因為我只挖了十分鐘的土,手就破皮了…),那個路沒有處理過根本大型機具不能走.每到一個地方,就會有人跟我說我家需要有挖土機.當時為了總統來,所有人都需要放下手邊救災工作,但是還有人在深處根本沒水沒吃的.鄉長為了自己的樁腳,還是會調走一些機具.有人水災損失了將近幾千萬的財產,希望挖土機挖出來.

問題在哪裡:

今天救災區如果很大,哪裡重要哪裡不重要,會是災民該知道的嗎?不會,因為全世界都覺得自己最重要,所以我損失了兩千萬,別人才只是一樓淹掉,你為什麼不先幫我?因為人家一樓淹水在的地方在重要交通幹線,他不先清掉裡面還有兩百多戶就不到沒飯吃.

另外,總統該不該出來看?從實務面上來說,真的不需要,因為他看與不看對於執行面沒有太大的差異,也不太認為現在台灣在救災管理面向上,跑到現場看會因此有所提升,相反的,以前我一直想不懂為何國軍爛歸爛,但他還是可以動起來,現在回頭想一想,就是因為制度與軍訓教育這兩個從外部要求與內心服從,讓爛管理還是可以很有目標導向.至於極度沒效率又沒目標性的其他東西,就更別想要幹嘛了.

最後,一直覺得社群網路與通訊軟體推波助瀾也就算了,趁著選舉一起在那噴一堆沒有意義的白痴抱怨,我想這個現象會一直存活到KMT的實體與精神都分別滅亡為止吧.

BTW, 到底是要多愛作秀,才想要讓災民的情緒一直拿出來當作新聞和話題來講.這些人跟記者採訪剛受害的人說你現在心情如何,有什麼兩樣?他們財產損失,然後旁邊的人一直推波助瀾拿來嘴?

總結

  1. 台灣醫療是很多東西最後的靠山,國家組織再怎麼荒腔走板,醫療體系真的猛.
  2. 這次武漢肺炎,官方數字隨便一看應該就是大家做假數據做上去的,當大家都很忙,又不想出包的時候,在一個弄好無賞,弄破要賠,人與人無信任的狀態下,造假這是必然的
  3. 錯誤的隔離只會造就更多人喪失自己的生命安全,同時錯誤的政策也會帶動道德的喪失,而人情的濫用更是造就一切失控的開始.
  4. 在大型災難的時候,快速有效的指揮鏈與目標設定是展現團體力量最有效方法,同時”過多”的細節處理才是任務失敗的主因
  5. 無謂的作秀與輿論只是增加他人思考的決策範圍,並且增加產生重大錯誤的機率.
  6. 團體的失控是很容易的,只要有錯誤的領導者給予錯誤的執行方向,他什麼都不用做,只要一張嘴,一個或一堆錯誤的方向.反之,團隊的成功最重要的根本要素:一張嘴,一個明確的執行方向與正確的授權

相信台灣一定可以很順利度過這次的疫情.

--

--

aha 專長於組裝各式語言與各大平台服務,打造最小可行產品原型.曾獲得2011 政府開放資料平台App社會組首獎.2015 PIXNET Mobile Service社會組首獎.2014 DSC R 課程講師.2017pycon與2017 DSC講者,2022 法律x法遵黑客松第三名。

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?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.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
Cheng-Yu Lin

Cheng-Yu Lin

aha 專長於組裝各式語言與各大平台服務,打造最小可行產品原型.曾獲得2011 政府開放資料平台App社會組首獎.2015 PIXNET Mobile Service社會組首獎.2014 DSC R 課程講師.2017pycon與2017 DSC講者,2022 法律x法遵黑客松第三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