玻璃心民主

aha (Cheng-Yu Lin)
2 min readApr 28, 2019

最近一直有一個困境,那個困境不確定是來自自己還是他人.好比你現在明明知道某些人的想法根本荒謬又可笑,在實務上根本不合理,又或者在理論上根本走不通,只因為你知道這個人其實在大方向符合自身利益的時候,你到底是要硬說到底,還是打哈哈圓場過去.

好比總統是否可以參加反核遊行,在一般情況下的確是不需要,因為他擁有全部的行政權力.但偏偏不久前才有公投展現出全台過半的民意要調整核電發展節奏,也因此在一個如果尊重民意的行政單位來說,的確需要再重新凝聚民意共識.而遊行,是一個的確可以來使用的政治工具之一.

不過另外一方面,其他地方縣市首長也見獵心喜的繼續用應該要用權力、別人都不用科學規劃的方式、或者是我什麼都不要的態度繼續抨擊.這些縣市首長本身是懶得多說什麼,但是旁邊支持的人要不要好好的想一想,你們支持的人真的有在研究這些電力發展狀況嗎?如果沒有,到底根據什麼說別人都沒有在研究.如果連一個非政府官員的人,隨便去google都可以看見政府在這些東西的規劃,那這些縣市首長講那些我都不知道,反正中央政府就是廢的話,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講的.

回過頭來,玻璃心民主的問題發生在,明明像這些該理性討論的事情,卻因為另外一邊非理性的群體步步逼近,不得不去放下這些討論,只能繼續放在心上,只怕連最後的理性討論空間都沒有,這種看著明明該去深度討論卻因害怕被非理性族群反噬的現況,根本是個玻璃心民主.

--

--

aha (Cheng-Yu Lin)

Passionate about reading, gaming, and travel. Using AI to connect the physical & virtual worlds, I enjoy sharing ideas with others. Let's connec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