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夜條通

20170819 我與靜芬參與的第二場台北城市散步行程。

一開始在台北光點集合,這次有很多人的參與,特別是這場女生變得比較多。雖然一開始是在城市光點,但其實目的是是在林森北路的條通區,途中經過所謂的台式酒店區,在此導遊也替本次的日式酒店與台式酒店下了一個很重要的分隔線:

台式酒店的顧客有80%的台灣人,而日式酒店則是有80%的顧客是日本人

聽起來蠻廢話的,但主要因為來自的客群不同,所以導致這兩邊的服務與酒店性質就大不相同。

日式酒店小,裡面的小姐偏長,不是包廂,小姐在上班時間是不需要脫衣的 。相對於台式酒店大,小姐年輕,包廂為主,活動中隨時衣服都會脫光。前者主要是因為日本客人大多都是社會地位較高,他們偏好談心,同時寧願付出較高價格,後者則是台灣客人講求刺激感官為主。也因此這讓兩個不同的流派的酒店,最後呈現出來的模樣大不相同,簡單來說,如果想要去看到談情不談性的酒店(至少是工作時間),那就會是到條通區的酒店去。

條通簡介

林森北路開始延伸過去,一共有十條通,每一條通都有其特色。七條通的底端有各式特色酒店,包含T、gay、第三性公關等,而六條通則是可以有雙向車行通道的路。在條通區內,除了酒店,其他就是酒吧與旅社。這裡的酒店都是日式酒店,所以有很多日本客人,其實在裡面接待的店員,也都需要會講日文。而因應時代的變遷,越來越多店家逐步轉向酒吧,因為不是那麼多人需要小姐來談心、得到愛情的感覺,取而代之的是與客人做心靈的交流。最後旅社則是這邊的男男女女如果有更多互動的最終去處。

日式酒店

簡而言之,正在式微。因為客群主要都是仰賴日本客人,但因為日本客人能透過公司提供的交際費減少,需要都是自己出錢的狀況增加,比起日本就有的酒店風格,更多日本人寧願去到台式酒店去見一見不一樣的風景。

日式酒店有許多對於小姐的要求,不同於台式酒店的年輕敢玩,需要的是懂得男人需要的、能夠營造自己成為客人眼中女神的能力。這當中的關鍵就是在於,怎麼樣理解眼前的男人需求,即使他沒跟你說任何事情。讀空氣,也就是察言觀色,這就是日式酒店小姐的生財工具,不論是顧客的敬酒、擁抱、轉檯等動作中,都需要讓顧客有察覺你對他是有意思的。

這裡的客單價大約7000~8000元之間,而且他們的賺錢模式除了帶小姐小出或吃飯之外,其他重點收入就是在於顧客點酒錢。至於小姐的出場費,雖然店家有分潤到一些,但店家並不會因此而要求小姐常出去,因為這些費用並不高,同時也會佔到小姐在店家上班的時間(開始的第一個小時或者是最後一個小時)。

小姐主要的幾個工作主要有以下幾個階段:

  1. 主要上班的工作時間前為梳妝打理兼呼喚客人時間,在這些時間內小姐除了這些例行性工作之外,有的時候如前文提到的,很可能也會有顧客提早請她們來吃晚餐。
  2. 緊接著就是正式呼喚客人與閱讀報紙時間,這些時間主要是讓這些小姐能及早掌握日本當前時事,如此後續才能服務這些日本客人。
  3. 正式上班時間,在這些時間內有分公私檯,會根據顧客當下的狀況,才會有可能固定住小姐在特定的桌位
  4. 最後下班前一個小時,如前文所提,有可能顧客會這個時間邀請小姐外出吃宵夜,最後當下班時間一到(午夜12點),就可以看小姐是否願意續陪顧客。

小姐在工作的時候,有許多小動作,比方說擋酒小動作、敬酒小動作、擁抱小動作等等。這些小動作對於他們來說就像是職業工具一樣,主要都是用來協助處理一些麻煩的事情,例如:小姐的杯內酒位一定要比顧客低,敬酒時如果酒杯有碰中的話,那就表示要乾杯了,這樣的擋酒就失敗了。而擁抱的時候,兩手不可以在同一個高度,這會給顧客有錯誤的感覺,比方說:兩手環繞在肩膀上或者是腰上,前者是不禮貌,而後者那是戀人的抱法。最好的方式是斜抱。

介紹也有提到,他們這裡的小姐23歲就有人出去自己獨立開業,對他來說,這裡的店面很便宜,其實只要小姐的實力夠,其實人脈能帶得走的話,那麼在這開業就不難。難的是在長期經營活得下來。

來源

現在小姐的來源並沒有特別限制,但大多是希望能夠了解人心的那種,畢竟如前面所述,這裡的小姐目的就是要成為顧客的女神,因此小姐不一定要拼年輕、身材好、外貌很好,但懂人心這是必要的,這也是為何通常年紀大還能繼續在日式酒店工作的核心原因,畢竟越老越能掌握這些識人的經驗。

現在與未來

小姐的來源與相關培訓,現在也都需要透過行銷的方式去找,因為日式酒店的小姐要找也不太容易,除了基本盤- 外貌之外,日文更是溝通基礎,所以介紹的導遊也希望我們的小姐都至少能考到日檢N5以上,最理想當然是能夠溝通無礙的與這些來臨的顧客做交流。但套用介紹人的說法,反正你天天用得到,所以日檢自然就會通過了。

在條通這裡,過去都是以酒店居多,但伴隨者時代演進,來訪的日本人能動用的現金,也從過去的公司公關費,轉移到要私人掏出錢來,這連帶的當然讓條通的人潮消費力大服務下滑。我們的介紹人自己就搶先開設piano bar,根據介紹人的說法,他相信未來會越來越多人跟她開一樣的店。

未來這件事情,就沒人可以說得準。就如同當天我一直問,到最後反而被說這個問題太難。但也逐步可以看見,這些傳統的酒店,也將一間一間的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更多複合型的店面出現。比方說前面有提到各類型性別認同的酒店,或者是飛鏢bar,又或者是最後大家聆聽的聚會廳濕地。

最後,介紹人對於這裡的未來也是有所想法的,他希望條通區能夠變得更加多元化與國際化。雖然要如何有效地推展,介紹人並沒有太多具體規劃,但至少他是有具體的一步一腳印做事,包含舉辦各類型的活動來推廣與說明條通,又或者是具體規劃這些活動。或許會有那麼一天有個契機,讓整個台灣都市的文化內容都有更好的方式呈現。那時,或許所謂酒店這個詞除了負面象徵之外,也會有更多歷史意義與相關職業意義的時候,就更能讓這個介紹的人未來得以實現。

--

--

aha 專長於組裝各式語言與各大平台服務,打造最小可行產品原型.曾獲得2011 政府開放資料平台App社會組首獎.2015 PIXNET Mobile Service社會組首獎.2014 DSC R 課程講師.2017pycon與2017 DSC講者,2022 法律x法遵黑客松第三名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
Cheng-Yu Lin

aha 專長於組裝各式語言與各大平台服務,打造最小可行產品原型.曾獲得2011 政府開放資料平台App社會組首獎.2015 PIXNET Mobile Service社會組首獎.2014 DSC R 課程講師.2017pycon與2017 DSC講者,2022 法律x法遵黑客松第三名。